Ed Miller谈扑克:观察公共牌结构

发布时间:2021-05-10 文章来源:扑克迷

读牌是现场无限德州扑克$2-$5以上级别的核心技能。你对对手的底牌范围理解得越透彻,你就能更好地设计你的行动计划,压榨对手。 

  读牌的核心是研究公共牌结构。

  翻牌圈之前,有些牌手玩得紧,有些牌手玩得松。但每个人都倾向于认同某一类牌的价值。如果你玩得紧,你会游戏口袋对子,如果你玩得松,你也是如此。如果你玩得紧,你会游戏AQ这样的大高张,如果你玩得松,亦是如此。如果你玩得紧,你仍然有时会游戏7♣ 6♣这样的同花连子,如果你玩得松,你也会玩7♣ 6♣。

  当然,松手玩家会给他们的范围增加A7、J♦ 6♦、9♣ 8♠这样紧手玩家通常不会去游戏的牌。即便如此,每个人都会喜欢去游戏相同类型的牌——松手玩家只是游戏更多的牌。譬如,没有人会放弃KK而去游戏J2。

  这意味着,一旦翻牌发出来,你就可以猜测出对手的范围中存在相同类型的牌——口袋对子、大高张、同花连子、连张。翻前可预测性使你能够通过审视公共牌推测出对手拿到各种类型牌的可能性。

  通过对公共牌结构的浅层研究就能得出一些明显的结论。每个人都知道,三张不同花色的翻牌不会存在同花听牌可能,而出现两张同花牌的翻牌面存在同花听牌可能。存在许多连子牌的翻牌面可构成连子或连子听牌,而互不相连的翻牌面不可能存在连子听牌。

  但如果你更深入地审视公共牌面,你会发现公共牌结构的更多微妙之处。譬如,从部分不相连公共牌面可以看出,看似是公共牌结构的细微差异可能非常重要。

  考虑一下公共牌之间相隔两点、三点和四点的翻牌面。例如Q-7-2、Q-8-4和Q-9-6。第一个翻牌面,公共牌之间相隔四点(J-8和6-3)。第二个翻牌面,公共牌之间相隔三点。第三个翻牌圈,公共牌之间相隔两点。

  以上任何翻牌面都不存在顺子可能。但随着你从四点距翻牌面演进到两点距翻牌面,顺子听牌可能性变得越来越明显。 

  第一个翻牌面,毫无顺子听牌可能性。第二个翻牌圈,仍然不存在两端顺子听牌,但存在六种卡顺听牌:JT、J9、T9、76、75、65。对于紧手玩家,这代表了总共24种底牌组合(四种可能连子乘以六种可能组合)。一名紧手玩家翻前可能游戏300种底牌组合,因此这种卡顺听牌代表了紧手玩家翻牌圈范围的8%。这听起来或许不是很多,但如果你的持续下注被这8%特定牌跟注,你的被跟注频率将发生很大的变化。

  如果你再思考两点距翻牌面,这种影响会更显著。现在有三种两端顺子听牌:JT、87和T8。而且,仍然存在六种卡顺听牌:KJ、KT、J8、T7、85、75。因此,这种听牌代表了紧手玩家翻牌圈范围的12%。

  根据对这类公共牌结构的研究,如果翻牌面是Q-7-2,你可以对两个甚至更多对手作持续下注,并有望在合理多的时候赢下底池。但是,如果你在Q-9-6翻牌面下注,你往往不能立即取胜。

轮子公共牌面

  许多牌手看到小点数翻牌面后会把它当做垃圾翻牌面,直接无视。例如,如果翻牌是Q-6-2,他们可能会想:“对手要么有一张Q,要么啥也没有。” 

  但如我之前所述,这几张公共牌并不是毫不相关的。公共牌之间的衔接性总是很重要的。我们来比较一下Q-7-2、Q-6-2和Q-5-2。如我之前所述,Q-7-2不存在任何顺子听牌,因此这是一个接近于“要么有张Q要么啥也没有”的翻牌面。

  但Q-6-2翻牌面有两张牌存在三个点距,这意味着它存在三种可能的卡顺听牌。你通常在Q-6-2翻牌面会比在Q-7-2翻牌面更频繁地被跟注。

  但是,当翻牌面存在两张轮子牌(在扑克术语中,A到5的顺子被称做轮子。)时,这种效应变得更明显。考虑一下Q-5-2翻牌面。这种翻牌面不仅存在43这样的两端顺子听牌,而且存在四种卡顺听牌:64、63、A4和A3。也许对手拿着63不是一个大威胁,但他更可能拿到A4和A3。此外,如果你在翻牌圈下注被跟注,转牌是一张A,相比Q-7-2和Q-6-2翻牌面,对手在Q-5-2翻牌面击中一对A的概率会高很多。

不是所有的同花听牌公共牌面都是相同的

  这是一个虽然不易察觉但非常有用的事实。我们来对比一下A♠ 9♣ 5♣和A♣ 9♠ 5♣。根据上面的讨论,你注意到这种翻牌面都是存在三个点距(6-7-8)的公共牌面,因此它们会存在许多卡顺听牌(虽然43、42和32某些对手不太可能拿到)。

  虽然这两个翻牌面都存在草花听牌可能,但如果转牌是2♣,你的对手在第一种翻牌面(A♠ 9♣ 5♣)还是第二种翻牌面(A♣ 9♠ 5♣)更可能拿到同花呢?

  他们往往在第一种翻牌面(A♠ 9♣ 5♣)更容易拿到同花。它们的差异就在于那张A的花色。每个A异花的同花听牌翻牌面都会存在10种A大同花听牌(任何同花听牌面都存在总共55种可能的同花听牌),例如AK、AQ、AJ等等。同花Ax牌是一手即使紧手玩家也会翻前游戏的牌。因此,每次翻牌面存在同花听牌,而且翻牌不存在同花A,那么A高同花听牌将占据所有同花听牌的很大一部分。

  当翻牌出现同花A时,显然所有这些A大同花听牌都不可能出现。除非你的对手足够松,任何时候都游戏任意两张同花牌,A大同花听牌的不可能性将使对手拿到同花牌的可能性显著减小。也就是说,A♣ 9♠ 5♣翻牌面出现同花的可能性比A♠ 9♣ 5♣翻牌面小很多。因此,当转牌是2♣时,对手在第一种翻牌面(A♣ 9♠ 5♣)拿到同花的可能性比第二种翻牌面(A♠ 9♣ 5♣)小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