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扑克论人类为什么选择了松凶以及论丧心病狂的重要性

发布时间:2021-01-13 文章来源:扑克迷

Brad Laidman自认是个情绪控制专家,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说的就是他啊——但是碰到那种丧心病狂的玩家,还是忍不住tilt。什么叫丧心病狂呢?就好比在常规桌上瞬间Daniel Negreanu附体,附体的还是开启了“锦标赛模式”的Daniel。

斯杜•恩戈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常规桌牌手。当年天纵奇才横空出世,但最终却跟多数牌手一样,万贯家财挥霍一空。但无论如何,恩戈永远能以雷霆之势叱咤牌桌,让你时刻觉得自己的筹码岌岌可危。

你看,玩得这么疯狂,对牌手本人和对手而言都十分凶险。

Doyle Brunson在奇书《超级系统》里写道,如果他的all-in被人跟注,通常他可能已经落后了,但他能反杀!损失的那点筹码算什么,只要偷几个底池就分分钟水上。

那么问题来了,极端的松凶一旦玩脱,你就等着爬坑吧。但是在胜率70%的时候你会拒绝筹码翻倍吗?答案显而易见,松凶并非逢赌必输。疯魔高手会先开启通杀模式,盘剥一圈后坐拥更多筹码,继续折腾你的脆弱小神经。

最重要的一点是,这类玩家的手牌几乎百分百无法解读。谁都不知道他到底扣了两张什么鬼。拿着脏牌连续20手翻牌前加注,万一中了底两对呢。而你绝对看不出他中了还是没中。

拿到AK看见翻牌是A72,中个顶对你就欢欣鼓舞了?他的72会让你“倾家荡产”,而血本无归的你除了发发牢骚,还能干什么。

“这人怎么能用27o(o代表off suit,指不同花色)在翻牌前下2万呢!!!!!”

他当然可能有72o,他都连续20手牌加注了,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而且!!!就算这类玩家气得人抓狂,我们也没法跟他们硬碰硬,有个很好的例子:有天晚上Brad无聊,筹码又太短,于是心血来潮每手牌都加注到15刀,连续25手以后,桌上有个玩家终于忍无可忍,只要Brad raise他必call。很难说连续25手加注自信翻牌后能碾压对手是好是坏,但是逢raise必call绝对是智障中的智障。

更奇怪的是,有几次翻牌前Brad对着40刀的底池下了5刀,那个玩家居然会弃牌。可能他以为能清掉Brad,以后可以跟别人吹嘘怎么干掉一个丧心病狂的浪货,然而最终,他却是全桌最大的输家。

中了四条以后,怎么忽悠对手支付你?当个疯魔的松凶吧,少年!

桌上有个疯子其实不见得是坏事,因为大家都学会在大盲位用任意手牌跟注了。

还有一次,Brad拿着空气AK在河牌下注100刀,空气AT秒call。对方是这么说的:“我知道你没牌。”这就非常尴尬了。在跟松凶对着干的时候,你至少也要中点什么再hero call啊。正如那部跟扑克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却被视作赌界神作的电影《铁窗喋血》(Cool Hand Luke)所说:“有时候没牌才是真•有牌。”

看,你成了松凶之后,对手的范围也会放松,桌上的钱也就相应地以几何级数增长了。

下面这个例子,未必是Brad生平所见最丧心病狂,但绝对是最奇葩的那个:

那是在2007年的WSOP,一个稚气未脱的小朋友带着一千刀坐下了。第一手牌,牌面三张T。对手过牌他加注;对手再加注他立刻all-in成功得到底池。然后他就亮出了53不同话。这绝对是Brad在牌桌上见过的最神勇没有之一,真不知这莫名的自信从何而来。

小朋友的玩法把桌上的老司机都惹毛了:“算你赢,不过要是接着这么玩,用不了多久你就要哭鼻子了。”说得跟真的一样。要是他收紧了范围,有些大牌就再也拿不到价值了。

很不幸,Brad没那么多闲钱跟小朋友血拼,更不想打哭他。松凶牌手筹码虽多,不等于偏要贪心恋战。

靠松凶起家的牌手多少都有点精神念力,比如说Tom Dwan就有这种惊天灭地(大误)的超能力。

Tom Dwan

Brad印象最深的就是某次PLO(底池限注奥马哈)直播桌Tom Dwan输了50万,但以他的手牌质量,不破产个三四次都对不起他的松凶名号。但每到大出血后遭遇悲催的转牌,他都能及时脱身断尾求生,就像“透视”了对手的底牌一般。

当然松凶之间的对抡也是天昏地暗山河失色,玩的全是心跳,走的都是套路,人生大起大落简直是太刺激了。

下面这个例子的主人公是个矮富帅,其名为Patri Friedman,这人的家族简直金光灿灿根本无法直视,具体的后面细说。这事也是在07年的WSOP中发生的。Brad称他可以用AA担保,这件事的搞笑指数在他作为吃瓜群众的围观生涯之中排名第一。

Patri Friedman

以下是Brad那天的日记:

今早(实际是2007年7月)凯撒宫的2-5无限注扑克玩得跟贝拉焦的高额桌似的,一个均码500刀的游戏,有必要拿成捆的百元大钞互相伤害吗?答案是,有必要。

始作俑者就是那位被斯杜•恩戈附身的Patri Friedman,这一刻,他已经是个Fried Man了。

到底这位Patri Friedman是何方神圣?满座窃窃私语,原来他正是芝加哥经济学派领袖、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当代最知名的经济学家Milton Friedman的孙子。祖母是经济学家,父亲也是经济学家,简言之,一家子都是牛逼哄哄的有钱人。

年届30,但如果刮了那一脸“随心所欲”的胡须,看起来也就12岁吧。身高五尺二寸(约157.5cm),留着钢丝一般的爆炸头,反射出亚麻色的光泽。

只见他双拳紧握,身子前后晃来晃去,虽然喋喋不休,但声音有气无力,简直一副分分钟要晕过去的模样。我根本看不出来他是喝高了还是纯粹脑抽。

这个Friedman在凯撒宫的2-5扑克游戏里都干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呢?

在大盲位,他花10刀“买通”枪口位玩家下扰乱注(Straddle),在大家都跟注以后,他往底池扔了一捆百元钞票,还是用橡皮筋绑好的那种!然后优哉游哉说:“加注到5000,我有一对A。”

差不多隔两手牌他就这么来一次,有钱人真是套路深又会玩。不少人把AQ都弃了,没办法,这人钱太多。除了数不胜数的筹码以外,还有无数成捆钞票胡乱堆满牌桌,清台什么的根本不可能,简直有恃无恐。翻牌后连开三枪,连底牌都不看,两手牌之间他就输了1万刀。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其他玩家终于忍无可忍,纷纷抄起钞票砖彼此对抡,场面已经根本控制不住了。

注意,这是2-5无限注啊!!2-5啊!!!均码是500啊!!!!你们让其他桌情何以堪!!!!

我路过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么一手牌:

公共牌是AQT4,池底有5000刀。Friedman转牌下注1000刀被跟。他斩钉截铁自言自语:“河牌我赢定了”。河牌是一张白牌,他又扔了一捆,5000刀。AK跟注后,眼睁睁看他亮出T5(T代表10)。

Brad在克利夫兰见过一个松凶玩家名叫E.C,这人从来不在翻牌前弃牌,而且动不动就打个25bb。Brad跟这人也曾空气对抡,转牌他拿着空气shove(全压),E.C秒call(肯定会call啊,这货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疯子!永远别诈唬疯子!)。到了E.C河牌转头跟女票说“宝贝这手我们要输了”,然后亮出他的A high,Brad当时就灰溜溜跑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