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牌不是认输,而是一个选项,甚至有时候放弃才是胜利

发布时间:2020-08-13 文章来源:扑克迷

几乎所有的智力游戏里,放弃就是认输,只有在德州扑克的世界里,放弃不是认输,而是一个选项,甚至有时候放弃才是胜利。

1

人物介绍

Phil Ivey:生于1976年,美国著名职业扑克牌手,扑克界的泰格伍兹。夺得10条wsop金手链,一个WPT冠军,锦标赛收入超过2300w美元。

Phil Mader:美国业余玩家。

2

牌局介绍

此手牌出自WSOP 2013年主赛事第三天的比赛,当前为9人桌,对阵双方为Phil Mader和Phil Ivey,当前盲注级别:800/1600,ante 200。

双方筹码深度:Mader大约20w左右,Ivey195500,双方都有超过100BB的筹码深度,标准的深筹码对决。

翻牌前(preflop):Mader raise(加注),Okelola call(跟注),Ivey call

翻牌(flop):Q74Ivey check(让牌),Mader bet(押注),Okelola call,Ivey raise,Mader call,Okelola fold(弃牌)

转牌(turn):JIvey bet,Mader call

河牌(river):QIvey bet(all in),Mader fold

3

牌局分析

翻牌前(preflop)

Mader在UTG(under the gun,枪口位,大盲位左边的位置)+1的位置拿到了KQo(o代表off suit,指不同花色),结合到他的位置考虑,raise是比较边缘的,不过好在这是比赛(选手相对玩的较紧),另外他的筹码也很深,即使遭到后位的反击也可以fold,不会对他整个筹码有太大的影响。

Oklela在中间位置,手牌是A7,面对前位的raise,他也不敢冒然3bet,他的牌在深筹码时候击中同花会得到很大赔付,所以这里call也还算标准的。

Ivey的手牌44毫无疑问这里肯定会call,一旦flop击中set则很可能拿下一个大底池,如果miss了也可以毫无压力的fold。

三人都是这桌上的大筹码,都有超过100BB的深度,pot(底池)12900。

翻牌(flop):Q74

Ivey愿望成真,击中了set,牌面彩虹,是个非常安全的flop,他很常规的过牌给preflop raiser。

Mader击中了顶对,踢脚是第二好的,他在preflop的加注没有遭遇另外两位选手的反击,在绝大部分的时候,他的牌肯定是最好的,他Cbet 5500,希望对手能用Q弱踢脚或者是7x跟注。

Okelola中了一对7,这里领先的可能性不大,不过他还有后门同花的可能,再来一个7或者A反超的可能很大,而且自己又有位置,call也没什么问题。

轮到Ivey,对手如果是7x或者是Qx的话,对上他的set,基本上是听死了,不过不排除Okelola拿着99/88的对子,或者是小概率的顺子听牌在跟注(类似65/86之类的),而Mader也是有着AA/KK的可能的,自己在三人中最没有位置,这里还是需要打的更加直接一点,一方面掌控牌局的主动权,另外也可以迅速做大底池,让自己的set得到更大的支付,想到此,Ivey check raise到18000。

Mader现在有点麻烦,他的顶对Cbet遭遇了挑战,从翻牌前的表现来看,Ivey持有AA/KK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他这里输AQ,77/44,小概率的74,而且牌面干燥,Ivey是没有可能拿着听花semi-bluff(半诈唬)的,从牌理上来看,Mader的KQ在这里只能用来抓诈了。不过考虑到大部分选手即使miss flop也会Cbet,而后位选手只是call牌力也不会太强,Ivey是有可能用弱于KQ的牌来作一个squeeze(挤压打法,通过下大注,使得多人池底里某些牌手弃牌的战术)的,甚至可能是纯bluff,Mader选择了call,一方面控制底池,另外希望Ivey能在后续牌面停手。

Okelola见到如此架势,知难而退的选择了fold,pot 54400。

转牌(turn):J

对牌面基本没影响,大部分的时候Mader已经是听死了,除了少量的AA/KK,和A♦Q♦,K♦Q♦,QJ对set还有outs,Ivey既然选择了flop check raise,这里不太可能停下来的,果然他继续下注35000。

Mader这里又增加了一手输的牌QJ,不过他也不愿意就此放弃,他希望Ivey如果是bluff的话,能在他两次跟注后放弃river的下注,但是他隐约感到自己的牌已经不太行了,他选择继续跟注,pot 124400.

河牌(river):Q

Ivey成了full-house(葫芦),同时牌面还完成了后门同花,考虑到Mader转牌跟注的range(范围),这里可以排除他持有AQKQ的可能了,不过AA/KK和AQ/KQ还是有相当大的可能性,同时小概率QJ成了坚果,至于慢打的77和很小概率的QQ,应该不太会在Ivey考虑的范围内。Ivey计划碰到能赢他的牌反正也不准备fold了,而对上他能击败的牌,他需要得到足额的支付,他想了下宣布超pot all in。

河牌的Q让Mader成了三条,看起来他的牌力增强了,然而从flop以来的线路来看,这个Q更大可能是帮助到了Ivey(如果Ivey在river之前是落后的话),为什么这么说?Ivey在flop check raise的range里,成牌无非是77/44,74,Qx,这些牌除了74以外,转牌河牌的牌对双方牌力基本没有改变(除了QJ),而Ivey有可能连续用来semi-bluff的range,非常有可能是8665这两手牌,恰好是河牌的Q使其完成了后门同花。

在所有Ivey的value range(价值范围)中,最差也就是KQ了,而Ivey几乎是不可能在bluff的,虽然淘汰Ivey会成为Mader一辈子的谈资,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尽管有些不舍,最后还是选择了正确的弃牌。最终Mader在本场比赛中拿到了43名的好成绩,而Ivey并没有打入钱圈。

4

作者语

Mader最终能够取得43名,和这把“Hero fold”有很大的关系,这个底池他投入将近1/4的筹码,最后又有淘汰扑克巨星的诱惑,不过Mader还是作了一个精彩的弃牌。

很多选手有一个比较大的缺点,就是不愿放弃大牌,但这局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Mader在river是三条,可以说是很强的牌,但是他从整个逻辑来分析,这里的KQ和88实际上区别不大,只能用作抓bluff了,而这条线路下,Ivey bluff的可能性几乎为0,所以不要被自己的牌力迷惑了双眼,有时Ahigh可以call,有时三条必须弃(甚至是full-house也可以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