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毒贩到蝉联WSOP同一赛事冠军,他这20年经历了什么

发布时间:2020-08-12 文章来源:扑克迷

要说到扑克圈里的怪咖还真不少,而越南裔美国职业扑克玩家Tuan Le就是其中之一。这二十年来,他赢的时候总默默赢,输的时候却不低调。在2004年,他以闪电般的速度声名鹊起,可却似“昙花一现”。从此便在锦标赛这个圈子隐迹而去。可那仅仅是隐迹而已,所谓大隐隐于市。Le从来没离开过,只不过是躲在了聚光灯外罢了。

可去年,当Le接连两年都在同一场赛事(WSOP买入1万刀的2-7换牌游戏)拿下冠军后,Le重新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中。他今年已经38岁了,把洛杉矶当做了自己的故乡。而目前现场比赛收入540万美元,经常混迹娱乐场内的高额桌。

今天,我们就来讲讲这位在扑克这个圈子内打磨了20年的男人。

1

WPT的“误打误撞”

Le在锦标赛中的崛起,是有好几层不同“诱因”引发的,而这种崛起在有些人看来颇有些不太真实。

在锦标赛中声明鹊起之前,Le在cash圈内已有些名气,是快活林娱乐场的常客。而他也把娱乐场比作他的第二个家。

在2004年11月,当WPT(世界扑克巡回赛World Poker Tour的简称)巡回到快活林站的时候,同时也是那一年WPT举办总决赛的站点。Le决定去参赛,虽说追逐名声和冠军荣誉并非他“工作清单”上的必备选项,但那次他还是报名参赛了。然后他在那场674人的大赛中夺冠,拿下了157万美元的奖金,以及一张价值2万5美元的WPT世界锦标赛门票。赛事随后在拉斯维加斯百乐宫娱乐场举办。

虽说这是一次再夺冠的机会,可Le对成为万人迷这件事没有兴趣。他的本意是拿着票到比赛现场兑到现金就离开的,可被告知这个票仅可换比赛的座位,换不到钱。在赛事接受采访时,Le不屑地说:“主办方不愿把钱给我,然后我就说:‘妈的,不给就算,老子玩还不行吗’,谁知玩出了个冠军!”

在玩出了286万美金的冠军奖金,还有WPT王者赛的门票。然后在那个王者赛上,Le又赢了一张价值2万5美元的2005年WPT世界锦标赛门票。

就是这些“误打误撞”的理由,让Le在比赛圈中一战成名。

2

昙花一现后的多年沉寂

Le稍微在WPT露脸后,就淡出了锦标赛圈子。并回归到cash桌,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冒险游戏。

Le说:“我不怎么打比赛,那时候参赛只不过是跟着趋势走,尝尝鲜,cash才是主业。还有各种各样的pit game(一种扑克游戏),我玩过所有你能想象到的pit game,如果有种游戏是挑战用硬币砸墙什么的,我应该会试试。”

经历了大起大落,人生角色也转换了(从一名无负担的趴踢boy变成了一位身扛责任的father),可Le却从未退圈。

他说:“目前对我来说最大的改变就是,如果我的决定不对,我孩子就有可能没吃的。我不做表里不一的人,我不会是那种告诉儿子该做什么,自己却做不到的父亲。我只想以身作则,做好一个榜样,这就是我现在的状态,而这些话并不只是说来好听而已。”

3

蝉联WSOP冠军

虽说从未退圈,但也从不占据头条。可十年后的2014年,就像是2004年现身WPT一样,Le又突然出现在了比赛的聚光灯下。

在2014年和2015年WSOP一万美元买入的2-7三次换牌赛事冠军都是Tuan Le,这是继2008和2009年Thang Luu在1500美元买入的奥马哈赛事中蝉联后的又一桩蝉联佳话。而这一次更甚者,Le是在1万美元买入的比赛中拿到的。

可一开始时,Le真的没打算挑战蝉联的想法。事实上在2015年的时候,因为转账和不自信,他差点就没报名。比赛开始前,Le查了一下自己的账户,可报名费不知怎么的没有按时汇进来。本来心理就有个声音告诉他“蝉联这件事很渺茫”,再加上转账的问题,Le觉得老天的安排或许是让他别打,可他妈妈打来的电话改变了一切。

Le回忆说:“老妈给我打电话,她说:‘你干嘛不报名,別磨叽了,快行动!’于是,我下楼去,赶在最后一刻报了名,造就了你们所谓的‘历史’。”

Le创造的绝对是个历史,因为已经6年没人在WSOP同一个赛事中蝉联,更何况是1万美元买入的championship赛事。他说:“当你为了蝉联坐上桌时,对手就会追着你打,所以为了蝉联而去比赛,不容易。”Le说不容易,但他还是熬过来了。他蝉联了冠军,拿了同一个赛事的金手链,带走30多万美元奖金,WSOP比赛的奖金也累积到了近83万。

4

初出茅庐

在上大学的时候,曾被问到:你最想成为这个世界上的哪个人?Le的回答是:“Larry Flynt(美国最畅销的色情杂志《风月女郎》(hustler)的老板),然后就是那么巧,Flynt在加利福尼亚州开了风月娱乐场。”

Le回忆说:“朋友叫我去见他,去见我的偶像Larry Flynt。于是我就去了,到了他开的娱乐场。去的那天,看到他正在打牌。见他把1000美元的筹码丢进了底池,然后我就想:他玩的是什么游戏,做决定前居然可以先看牌?

出于好奇,Le一直看着Flynt打牌。某一天,当Le做小毒贩子攒了些钱后,他到Hustler娱乐场买入了500美元,选的游戏是20美元-40美元的限注德州扑克。Le很幸运,虽说在这个游戏中还是新手。但因为手气很好,他的500美元变成了10,000美元。后用这1万美元买入更高级别的cash桌。而这1万美元是这级别的最低买入,不久后1万变4万,Le继续升级,进入了他从未玩过的级别。

当Eric Drache 和 Barry Greenstein邀请他加入他们(当时最高级别的cash游戏之一)时,Le只有22岁,而这个游戏刚好是Flynt的私局。他们玩的是盲注1500美元-3000美元的梭哈。正常情况下,缺乏经验且还是毛头小子的Le不应该接受邀请,可这位“愣头青”却带着他的所有钱,也就是4万美金坐上了桌。

对这次经历,Le回忆说:“上桌之前,我从没有玩过梭哈,我却让自己的4万美金变成了8万美金。在当时来说,这可是很大一笔钱,我肯定是走狗屎运了。几乎连着赢了4个月,可因为我的能力没有提升,所以我破产了。”

5

一切都是因孩子而不同

与扑克的初相遇,Le年轻且鲁莽,贩毒的小喽喽。视Larry Flint为偶像,不在乎钱的来处,也不理会它的去处,用一种“无所谓”的态度生活。

而Le说:“我心理的很自信,觉得自己花光钱或是破产了,还能回到牌桌上把钱挣回来。”

事实上,Le从来不介意别人知道他的钱是从毒品和其他不光彩的途径获得:“我这么说不是吹嘘,但我是个趴踢咖。有扑克圈的朋友,也有圈外的朋友,我们在一起就是玩,开趴玩。线上扑克兴起那些年,可以用一段时间在线上挣钱,而这些钱足够余下一年的生活,我做过很多不合适的决定。接触过毒品,放纵过自己,可因为孩子,我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了。”Le现在37岁,因为4年前孩子的出现,他的生活方式变了。

他说:“说实话,我之前的生活是完全失去控制的。可孩子的出现,虽说我的思维方式没变,我还是那个爱疯的我,但我对待生活和未来的态度却完全不同了。在没孩子之前,我不在乎结果,活得很随意。不知道自己打牌是为了什么,不管我挣了多少,我都会把它们挥霍掉。不管是1美元还是100万美元,这些钱,以前的我会用在一些‘坏事’上。我没有存款,看到朋友拿自己的钱去投资什么获得成功什么的,我一直感觉这种做法很傻。认为他们不懂享受生活,可现在因为有了孩子,我也是‘傻子’之一。孩子的出现,结束了我放荡不羁的前半辈子。”

6

不做出调整就会被淘汰

2000年之前就出道的Le,因为扑克的繁荣发展,线上扑克的出现,不同打法的萌生,他也随着潮流做出了调整。他说线上扑克好打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线下的cash也变得更难打,不做出调整,只会被淘汰。

可调整对Le来说并不容易,他初出茅庐的时候正好卡在“新派”和“老派”的交替间。所以这花了他很多时间,他开始慢下节奏,认真思考什么做会对他的扑克职业生涯最好:

“新派的玩家和老派玩家已经完全不同,不仅是在某手牌的打法上的不同,而是整个生活方式的不同。那些好的牌手,他们会做很多努力。饮食上的控制,还有健身这一块,他们以一种健康的方式在打牌。而他们与朋友讨论牌局的方式也完全不同了,跟老派的玩家很不一样,这是一种升级,如果有人没跟上,那个人就会在这种变化中迷失,然后被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