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学德州 | 《小绿皮书》之扑克中的杂项!

发布时间:2020-07-24 文章来源:扑克迷

上周,《小绿皮书》之扑克心理学让我们了解到德州扑克中,心理特点是最为重要的因素,掌握一些心理学才能让你成为扑克中的常胜将军!

德州扑克里的心理学可以进入对手的脑子里,发现他们的弱点,设计赢取他们的筹码,保持冷静,知道什么时候要换策略

《小绿皮书》推荐理由

多少朋友上桌了只关注自己牌大小,不去观察收集对手的信息,多少朋友下注只凭自己的感觉,不去思考总结下注的理由等等......玩牌没套路,桌上被套路!

不过,今天广大牌友的福音来了,不要998,不要98,只要你9分钟就能了解到徳扑界公认的好书——小绿皮书的精彩内容,只要学会里面的知识,你懂得!

——扑克迷主播老E

这本书展示了德州扑克中重要和必要的基本原则,它们能帮你理解游戏的统计概率;这本书还包含了大量战略建议和起首牌图表,对你的牌技大有裨益。

这本书的作者是曾经全速扑克的形象代言人—— Phil Gordon!他在这本书中为广大的德州扑克爱好者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可以说,Phil Gordon为你展现了一个伟大牌手头脑中的画面及思考过程。

今天,胖哥将和大家一起学习德州扑克中的细节处理,俗话说:“细节决定成败”,在德州扑克中想要赢,就要时时刻刻注意别人所注意不到的细节之处,这样才能稳定的赢下去!

杂项

一名选手要取得成功需要很多因素。并不是所有的因素都涉及到底池赔率,心理,或者扑克本身。在本章我将会揭示一些可以引导你达到一个更高的胜率,赢得更多的奖金!

资金管理

我知道我正在玩得游戏对我太大了,当我知道我的牌很强但可能不是最强的牌时,我不愿意把所有的钱都丢入Pot中。

良好的资金管理在无限注德州游戏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使用。我认为要参加一场无限注的德州扑克最少要有100倍大盲注的buy-in(买入费)。盲注5/10的游戏,我会买入1000的筹码。而我的总资金至少要是这个买入费的15-20倍才足够的安全。

换句话说,如果一个游戏的买入费用是没有上限的,我一般愿意成为这个牌桌上筹码最多的那个人。拥有最多的筹码具有巨大的优势,他有机会让最有钱的对手犯下最大的错误。

在牌局一开始我就会试图买下足够的筹码,那些足够对付所有对手的筹码。一旦我的筹码数量下降了我会重新购买筹码。

我的筹码量如果不是这桌的最大买入费的话,我很少会坐这桌。如果我相信这桌子上有最好的选手,有很多原因让我尽可能多的购买足够的筹码。如果我没钱购买最大的买入费,那我就会选择另一桌游戏。

阶段长度Session Length

当我正在贏钱而我的对手正在输钱,我会尽可能长时间的呆在这桌。

我呆在这桌有几点原因:

●我的对手现在压力很大,并且他们想把他们输的钱赢回来。

●我的对手可能没有处于他们的最佳状态。

●我的对手的打法可能不是积极的,因为他们担心他们的bankrolls资金。

职业扑克选手TedForrest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长时间连续战斗的扑克选手。有传言说他最长可以连续打牌120小时,而且还可以赢利。不过,这种打牌的方式不值得推荐。

如果我在输钱,我会找任何借口离开牌桌。我会离开牌桌即使我知道我打得不错,但我必须要用最好的状态来打。

我放弃离开有以下几条原因:

●我的对手很可能他们的状态是最好的状态。

●我的对手可能不会尊重我的出牌,像正常的情况下我应得的尊重。

●我的对手打牌打得非常自信。

●因为我软弱、情绪化的形象,我的诈牌很可能不会起作用。

停止非输即赢的目标

在牌桌上,我从来不给自己制定一个非输即贏的目标,不管是锦标赛中还是现金游戏里。我的目标是试图用每一手牌让我的利润最大化。

许多选手会给自已设下如下面的目标:

●我只想在这天的结束的时候成为平均筹码的玩家。

●我只想在这个级别结束的时候生存下来。

●我只想挤入钱圈。

●我不想在今天输掉2000美金。

●我现在已经是平均筹码的玩家了,没必要每一手牌都打了。

●我起身离开牌桌,因为我已经达到了今天赢5000美金的目标了。

那些给自已制定明确目标的选手是打法比较被动的扑克选手。当他们在目标没达到,他们会给自己太多的压力,当他们达到了目标,他们就会打得很放松。

高级的侦察

如果我要去参加一桌扑克游戏,牌桌上的人的打法我都不清楚的话,我会在选择座位前用半个小时的时间好好的观察一下他们的打法。

如果没办法观察他们,可能是因为刚刚换到这桌或者在锦标赛中有红线拦着,我会去询间一些我的扑克牌友,我的对手打法是什么样的。情报至关重要。

取消盲注

取消盲注在现金游戏中非常的常见。当所有人弃牌到大小盲注,大小盲注会互相同意拿回他们的盲注直接进入下一局。

为什么这些人会同意拿回他们的盲注?

●因为他们不想单挑。

●因为Pot可能会很小。

●因为他们是朋友。

●避免扑克室记录这手牌。(有些扑克室是按玩牌的局数来抽取费用的,不打的话就不用给扑克室钱)

●为了加快游戏的速度。

我几乎从不拿回盲注,除非我与别人达成某种协议,当我在小盲注的位置时我会拿回盲注(因为没有位置优势),但从来不会在大盲注的位置拿回盲注(因为大盲注有位置优势)。

不要打跑你的鱼

在几年前我和我的好朋友Dave在北加里弗尼亚的一家小赌场,玩盲注10/20 的无限注德州扑克,我们玩得十分开心。

在牌桌上有一名玩得十分差的选手,Dvae 几乎每把牌都可以从他那赢钱。这个Fish就是每把牌都想看到翻牌,只要有听牌就会跟注,他简直就是一个ATM提款机。

过了一个小时,这个家伙开始抱怨输得太多了。Dave说“如果你不是每把牌都看翻牌,你不会每把牌都输掉。我赢你简直是太简单了”。这Fish肯定生气了,我很害怕,倒不是怕这家伙会打Dave,而是怕他换了桌子或者离开赌场。我小声对Dvae说,不要打跑了你的鱼。

Dave笑了,之后立即停止了指责这个Fish,而是很友好的对待这家伙,他后来又和我们玩了三个小时,我们又从他手里赢了不少钱。

是的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打跑你的鱼!

熟能生巧

多练习才能完美!

伟大的牌技来自于不断的练习利持续的自我提升。当我在牌桌上时,我会不断的尝试提升自己的水平,拿我之前经历过的情况和现在的情况进行对比。

差劲的赌鬼

大多数人都可以与扑克有一种很享受的关系,做为娱乐或者做为专业的扑克选手,然而有很多差劲的赌徒。我们谈论得是那些在情感上和心理上真正有问题的人。

多数差劲的赌鬼输钱时会感觉很真实。只有这样才能确认他们自己是多么的不幸,多么的不应得,是被诅咒了。打完牌之后我会试图帮助这些差劲的赌鬼,但我们打牌时不会。上了牌桌就是生意了,我不会对任何人手软。

我经常在现金游戏中看到这种差劲的赌鬼,在锦标赛中也偶然会发现这种人。他们期望被别人击败。他们期待河牌会帮到我。他们期望每一次我听牌都会听成牌。对付一个差劲的赌鬼,当河牌来了一张可怕的牌时我一般都会下注或者加注,即使这张牌帮不了我。

激进的打法是伟大的均衡器

当我在短桌游戏中和一个扑克高手较量的时候,我会提醒我自己激进打法是伟大的均衡器。如果两位选手的筹码都是25倍大盲注的话,你击败对手的机率很难在三分之二以上。

这种典型的例子发生在World Poker Tour第二季当Dewey Tomko和Paul Pillips两人在决赛桌的对决时。Dewey 的筹码只有Paul 的四分之一,Dewey 决定几乎每一手牌都Allin。

这使Paul处于一个很尴尬的境地。当对手每把牌都全下时,你什么时候应该跟注?

我在锦标赛的最后阶段与世界上最厉害的对手对决时。我们都有25倍的大盲注。如果我每一手牌都Allin全下,就算我的对手知道我在干什么,他们击败我的机率也不会超过65%。当他们拿着A-7 时他们会跟注吗?假如他们跟了,如果我拿着最差的2-7,他们有

75%-25%的胜率;如果我拿着8-3,他们会有6S%-35%的胜率;如果我拿着小口袋对,他们的败率为45%-55%;如果我拿着A-8或者更好的牌,他们的败率会在75%-25%。他们可能不得不用A-7 这样的牌去跟注,因为他们知道我每手牌都会全下,但他们绝对不会有超过60%的胜率。

对抗世界上最好的选手时,最好的策略就是超级激进的打法,这样会比紧手被动的打法好很多。我不会让我自己被盲注拖垮的。

锦标赛结构

最好的锦标赛(指技术成份要比运气成份重要的锦标赛)结构是每一个级别的时间比较长,盲注增长比较缓慢的结构。我相信世界扑克锦标赛的结构无疑是我所玩过的游戏中最好的结构了。

很多快速锦标赛的结构需要不同的策略来对待:

●因为盲注上涨的很快,我被强迫打得快一些, 玩更多手牌打得更加的激进。

●相比比较慢的结构,在快速赛中我会更早的去抓住五十五十的机会。我希望会有好运气,更早的成为筹码大户。在锦标赛的中间阶段,我需要用这些筹码来对付快速增长的盲注等级。

●我期望我的大多数对手会因为这种结构打得很紧。

●我每向底池中丢入的一个筹码都必须有真正的目的和结果。

●当底池已经有一些钱的时候,我会更多的采用Allin全下的策略来保护我的牌。事实上,我翻牌前会更多的把打法限定在是全下还是弃牌上面。而翻牌后,我基本不会采用慢手打法。

更多最新教学内容:
复制链接在浏览器中打开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