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扑克中翻牌击中两对,为什么我却选择了弃牌

发布时间:2020-07-06 文章来源:扑克迷

今天讨论的这个德州扑克牌例是他自己打过的牌局,看看我们能否从他的思考过程中得到一些收获。

1、牌局背景

这是我周末在帕塔瓦米娱乐场打的一手牌。那儿当时正在举办WSOP巡回赛。这手牌来自一场580美元买入扑克锦标赛。起始筹码是12000,我在一张大多数人都很被动的桌子上握有21000筹码。

因为我在同一张桌子已经打了三个小时,所以我对对手有可靠的阅读。这手牌的中间位置玩家玩得特别松,而且比较凶,曾经在摊牌时亮出一些可笑的牌。大盲玩家则超级紧弱——他曾经用JJ和A♠Q♠翻前平跟,而且很少显示出侵略性。

2、对局过程

盲注200/400,前注50。我在枪口位置用87加注到925。中间位置的松凶玩家跟注,大、小盲玩家都跟注。

翻牌是T78,两个盲注玩家都check,我下注2200,中间位置玩家跟注,小盲玩家弃牌,大盲玩家全压22000。

我思考了很久,然后把牌扔了。在中间位置玩家也弃牌后,大盲玩家拿下了这个底池。

3、思考与分析

这一局我在枪口位置做了一个比较松的率先加注,如果这桌的对手比较难啃,我不会这么做。但是,这桌非常好打,我自信自己对抗大多数被动的对手都能够在翻后盈利。

唯一显示出很高侵略性的玩家是中间位置玩家,这一局他也跟注了我的翻前加注。因此,我对于自己翻牌圈击中两对感到很兴奋,因为我肯定他会响应我的行动 。

T78翻牌面并不是没有危险,但带一个后门同花听牌的两对仍然是一手很好的牌,所以我为了价值在多人底池下注。如我所愿,中间位置玩家跟注,但大盲位置的紧弱玩家对我全压,让我方寸大乱。

这里他会用哪些牌全压呢?我首先想到的是JJ。我认为,如果他觉得自己的JJ在这里通常是最好的牌,很可能他会用JJ全压,因为很多转牌可能对他不利,而且底池有可观的筹码(死钱)。我也知道JJ在他的翻前跟注范围。

当然,他也可能拿到了J9。暗三条也有可能,但因为三条7和三条8都只剩一种组合,他拿到三条10的可能性最大。那么96或诸如QJ这样的组合听牌呢?我不知道一个玩得这样紧的牌手的范围中是否包括96。其他组合听牌是可能的,但一个玩得这样紧的牌手更可能只是用他的强听牌跟注,而不是拿他的所有筹码去冒险。

从数学层面来看,我需要跟注18000,把他全压的筹码算进去,底池现在差不多有30000筹码,所以我需要有差不多40%的胜率才能跟注。

根据我对这个对手的了解,我不能肯定自己对抗他的全压范围有那么多的胜率。看起来他更像一手成手牌,而且大多数这些牌都能击溃我。我希望看到的牌只有JJ或者QQ,但即使JJ对抗我也有9张补牌。

考虑到所有情况后,我决定放弃自己的两对。对抗很多对手,我乐意在这里快速跟注,但这个来自紧手玩家的全压说服我放弃了自己的大牌。